接受不同的价值

发表于2018-07-27 09:23

  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前几天和一个近30年没碰面的初中同学见面,不免又聊起我生涯转换的故事。我从原本初中教职的「铁饭碗」,换到目前四处流浪的没饭碗,有时是有了这一餐,不知道下一餐在那里。

  这一路走来,或许对我这样一个个性稳定的人来说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想分享如何走出我的小圈圈,进到未知的圈外生活。

  我个人的行事风格是较为严谨、框限不少的人,若是从小就认识我的人,更知道我生性害羞、不善人际。所以要从原本稳定、不需变动的环境,走到目前充满变化、经常面对挑战的世界。

  我常形容自己的生涯转换,是一个渐进式跳离的模式。从原来的初中教职,先转到大专任心理师,之后走到跳脱固定薪的行动心理师,最后再来到目前毫无头衔、到处打工的游牧民族状态。

  在第一次的转职中,我受到办公室许多同事的支持,虽然他们很清楚我的转换,将为他们带来熟悉的工作环境带来变动,但他们仍愿意给予我这样的宽容;第二次的转职,同样受到同校同仁的接纳,他们知道我有更「远大」(这个「远大」,其实是看不见、不确定的)目标,所以也愿意放我飞,后来的转换,就来到无人管理、没人理你的境地了。

  当然在生涯转换的过程中,另一半给我的无条件支持,及身边亲近友人的倾听陪伴,都是让我顺利往前的重要因素。

  想谈谈我这段生涯转换的经验,除了刚刚说到的同事支持及家人、朋友的心理后援外,其实背后还有一项支撑我的重要信念—后现代哲学。

  透过后现代的接触和学习,及应用在实务中来谈者给我的生命响应,它们更是帮我的生涯转换做了背书的动作。从后现代里,我重新看待稳定工作或是生命价值,又从实务工作中,我愈来愈相信人们不应该只持有单一的价值或标准。

  有个孩子在挑战上学困难之后,他告诉我要「接受一个不同的想法」,当用这样的角度来检视我的生涯转换时,我告诉自己,如何用不同的价值观,来重新定位我的生涯或工作,我慢慢的接受,当我不再是一个初中老师时,我不再享有月头有一笔固定薪资进到我的户头,我不再享有任何休假还有薪水可以领的「优惠」,但我工作内容选择的自由度增加,某程度上,我可以选择和我想要的人一起工作等等。

  因为这些观点的转换,我不断地在生涯路上,接受不同价值挑战,不同标准的订定。就这样,离开公职生涯也超过十年。经常有人问我,如何看待这个选择,我只能说生活真的和之前不一样,是我喜欢的样子,但对许多人来说,或许会是一个笨蛋的选择。

  随口说说这段个人经验,可能没有什么重点,但如果你曾想过要转换生涯,或是你现在就面临一个生涯的抉择,我的经验或许可以带给你一些不同的想法。再者,如果你正陪伴孩子或预计陪伴孩子,与他们共同探讨未来如何走时,或许看看我的生涯转换,听听我价值转变,可能可以让你从中获得一些信息。
心理咨询
www.weiben100.com

标签:
心理
自我提升
推荐专家
  • 宋宇 老师

    宋宇 (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) 个人简介:医学心理学与心理咨询治疗专业,研究生课程毕业。擅长运用认知疗法为来访者进行心理咨询及个人成长。 擅长领域:儿童行为塑造与矫治、儿童分离焦虑;亲子关系、夫妻关系、婆媳关...

    已咨询 1
    500.00元/50分钟
咨询电话:020-37617555 邮箱:weiben100@126.com